一颗草莓呀

好瘠薄烦

犹豫不决好几个月 了解了很多 查了很多 考虑了很多 还是决定不跨了 比起喜欢 擅长更重要 我要的不是单纯的感兴趣 喜欢 我要的是往高走 想学东西 能用到的 再不喜欢自己的专业 比起其他专业来说准备考试起来更得心应手一些 不瞎折腾了 flag虽然可怕 但还是要立的 既然做好决定就不再踌躇了 踏实开始准备吧 定好目标了就别回头了 这次真的别回头看了 努力试试🌕

今日份自省

好久没上老福特刚才打开看了看一个喜欢的姑娘最近写了什么 她只写同人和自己的日常 而且她写的同人也不是我饭的爱豆 更谈不上我饭的cp 但是他写的文字我都会看 同人文会粗略的看文字 她自己的杂谈都会仔细的看 太喜欢她的文笔了 真的很优秀很纯熟 饭圈写文的人一般来说和写原耽的是比不上的 这样写的好的却是比许多原耽作者文笔优秀的多 每个人看文的点不一样吧 可能对于看了很多文的人来说 故事 脑洞 情节 可能更有吸引力 对我来说文笔始终是最关键的 哪怕一个故事俗套 缺乏趣味 不新鲜也不独特 如果文笔特别好 在我这里那就是一篇好文 故事再新颖脑洞再有趣 用不上调甚至连白话都不如的文字表达出来 也提不起半分兴致 吸引我的从来都是透过文字所表达出来的情感强度 所以其实文笔好的作者在我眼里才是优秀的作者 很喜欢欣赏美好优秀的文笔 有时候很多文字为了表达一些非常难以言说的情绪会很晦涩枯燥 但是非常喜欢认真的去读那些文字 情绪是别人的 自己读到的肯定是另外一种东西 很神奇 很妙 很享受 这也可能是我初中语文作文总被老师批评“文笔很好,内容空洞”的原因吧 那时候并没有太多的情绪想要表达 只是单纯的一心把功夫下在文字上 现在根本不写东西了怕是连当初都不如 emmmmm 除了看文也想看看别的书了 (日常修仙看文以及zqsg

汽水【鲑鱼】【03】

汽水

Ch.3

过了来学校的第一个周末,这周一是去班里报道的日子。

和李成烈熟络起来的速度比南优贤想象中来的更快,不过是去了趟网吧,出来的时候李成烈就嚷嚷着要拜南优贤为师了。

“哇,优贤哥,看不出来你打游戏这么厉害。”水灵的鹿眼瞪成了黑珠子,

“往后你就是我的师父了,一定要教我怎么把游戏打的像你一样厉害!”

“我也是随便玩玩,没有真的多厉害,你用不着这么吹捧。”佯装嫌弃的说着,手勾上高他不少的肩,“走了,吃饭去。”

打这天之后李成烈天天跟在南优贤身后,时不时关切的问南优贤要不要吃饭要不要喝水闷不闷要不要出去逛,如果奥斯卡有最佳狗腿奖,那必定是非李成烈莫属。南优贤终于受不了了。

“李成烈,你,离我远点成吗。”

“啊…优贤哥讨厌我吗,我超喜欢你的。”故意拉长语气失落的吐着字,垂着头耷拉下眼角。

“你正常点,不就为个破游戏吗,多大点事,以后玩游戏带你行了吧。”南优贤没忍住翻了个白眼,随即又笑开了,像李成烈这般心思单纯热情可爱的大男孩儿,定是招所有人喜欢的吧。

“嘿嘿,优贤哥最好了,你看我们还是室友,这四年我要和你相依为命了。”一米八几摸着头盈盈的笑着。

去班里报道的时候不意外的看到了金明洙,黑色连帽衫,卡其色工装裤,黑色板鞋,刘海有些长了,温顺的贴在额头微微遮住深邃的眼睛,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

真是万年面瘫。

南优贤视线飘忽着,不停上下打量着视线里的人。

报道之后第二天开始进入为期半个月的军训阶段,因为今年派给学校负责训练新生的教官人数不足,加上研究生院新生的军训也在要同一时间进行,所以每个班级随机搭配一个研究生班级由同一个教官一同训练。导员是这样说的。不过南优贤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值得高兴或是担心的,一个班还是两个班没有什么区别,只有大一新生还是和研一新生一起也没有什么区别,总归不是什么值得投入精力的事情。倒是李成烈……

“优贤哥,为什么我们这么倒霉要和那些厉害的学长一起军训啊。”

……

“诶,优贤哥,你说那些学长们会不会欺负我们啊。”

……

“啊!我们真的是…”“李成烈,不就是一起军训吗,那些研究生不过是比我们早读了四年书而已又不会吃了你,有什么怕的。”

南优贤忿忿地把削了一半的苹果塞进旁边那张喋喋不休的嘴里。

“出息。”

军训第一天,操场上一片诡异的死寂,没有初来乍到的欢呼雀跃,连在找落脚点的知了都贴着树荫低低飞过。南优贤保持着教官要求的军姿站在烈日下,汗一滴一滴地从鬓角滴落,紧抿的双唇苍白到看不出一点血色,意识还停留在前一秒思考着自己是不是因为熬夜打游戏和此时这要把自己和白白胖胖的大包子一起蒸熟的温度而中暑,后一秒就重重倒在散发着烤橡胶味儿的地上。

再睁开眼的时候映入眼球的是蓝的没有一丝云翳的天,瞬间断掉的精神慢慢恢复过来才感觉到有一股强烈的视线在自己身上,还没来得及转过头去看耳膜又撞进了陌生的声波。

“总算醒了啊。”

愕然看过去,一双眼睛冰冷的对着自己,像是…讨债的表情,啧,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我说话你在听吗。”烦躁的声音再次传来,

“大一新生要是都像你这样弱不禁风我看干脆直接都不要军训了。”眼前的人说着站起身来拍了拍裤子上的土,瞥了一眼地上的人扭头就准备走。

南优贤在听到第一句话的时候就预备不去理会,想也不用想这种语气想必是研一新生了。然而这个莫名其妙的陌生人像是看自己不顺眼故意以前辈身份欺压一样。

南优贤最讨厌这种人了。与生俱来带着莫名其妙优越感的压榨者。

猛地站起来抓住刚转身那人后背的迷彩布料,另一只手握成拳在人被迫转过来之前稳当落在了右脸上。

“学长是吧,比起军训,学长还是先学学礼貌待人的好。”眯起细长的桃花眼,扯了扯嘴角挤出一声几乎微不可闻的冷哼便径直从那人面前走了过去。

大概从相遇就是无解的公式,答案不论怎样找寻,或许都只是不自量力。

汽水【鲑鱼】




汽水

Ch2.

南优贤回到公寓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轻轻打开门,动作小心地在玄关换鞋,走进去看着李成烈和金明洙两个房间灯都已经熄了。想着那人大概也睡了吧,平常那么严格规律的作息时间。打开虚掩着的门,那人背对着门口侧躺的样子映入眼帘,床头橘黄色的夜灯调到最暗。

给床上的人盖上一层薄被径直从衣柜拿了睡衣进了浴室。像是要冲刷去所有烦躁一般,南优贤仰着头不断胡乱向后抓着头发,闭着眼睛任淋浴头涌出的水流打在脸上。洗完澡走到金圣圭门口停下来,过了几秒又打开门走了进去。

缓缓移动步子到床边,在那人身边躺下,从背后环上自己一只手臂。

“这么慢。”金圣圭轻声说着。
“……还以为你睡着了。”南优贤将手臂收了收紧,金圣圭转过身来回抱着,眼睛盯着对方的脸,
“为什么躲着我。”
“……我没有。”别开眼不去看金圣圭的脸。

想是这人固执的什么也不会说,金圣圭倏的将手臂用劲儿一勾,毫不犹豫的将唇贴了上去,动作并不温柔,像是生气,像是惩罚,又像是过分想念,撕扯啃咬着,不给对方任何反抗的余地。事实上南优贤也不反抗,怀着心事躲躲闪闪好几天,也累,也沮丧,也想念。

“唔…哥……”不知道吻了多久,南优贤觉得呼吸不顺畅起来。金圣圭缓缓离开,抬起头对上那双泛着水光的桃花眼,
“怕分别么。”
“嗯?”
“你这几天不就因为我最近要毕业了才躲着我的么。”不是疑问的语气。
心事被拆穿的人总是习惯先置气,推开金圣圭身体转向另一边盖上被子关了床头本来也没有什么亮度的台灯,
“睡觉了。”
“不想睡。”也躺下手脚并用的把人捞进怀里,听着怀里的人不出声,无奈叹了口气,
“我不会离开你的。”“你也不能……”自顾自的说着,知道南优贤在听着。
“嗯。”不等金圣圭说完的回应。
“那我们做点什么吧。”
“……金圣圭,我明天早课。”甩开那人在自己腰上的手,愤愤说道。
“旷了吧,好学生。”重新覆上手臂,“我们有一个多星期,连面都没见了。”

金圣圭总是知道怎么样让南优贤无法拒绝。

得到了默许便立刻开始了行动,不急不缓温柔细致的吻着,南优贤双手也绕上金圣圭脖子,急切的回应着。一夜无眠。

和你的故事,是从结束开始的。

结束了对彼此的厌恶那时,或者更早。

大概要将rew键退回三年前那个依然燥热的初秋。

南优贤并进这所大学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的期待和欢喜,虽说自己成绩一直不错,但高考成绩出来以后还是和大多数人一样,在可选择层次之内选一个各种意义上最合适的。不像可以完全自由选择的高分学生一样,专业也没有挑到自己最喜欢的。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也无所谓了,反正都是要为了四年之后考虑,能一直有选择权的人少之又少,要是顺风顺水一些,未尝也不是件好事。

适应一个陌生的环境对南优贤来说不是什么困难的事,自认为十八年人生履历中,做的最好的事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和身边的人变成熟人。靠着自己虽不算严格意义上英俊但十分讨喜的脸和能说会道的一张嘴,很好的混迹到现在。

认识金明洙是很早的事了,两个人是高中同学,本来一直没有什么交集,高中三年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吧。南优贤记得金明洙是个寡言神秘的人,好像不怎么学习,总是捧着漫画书看,成绩却比他要更好些。因为冷酷俊美的样貌和出挑的成绩,吸引了班里不少女生,但他似乎也对恋爱不感兴趣。大概,是个奇怪的书呆子吧,南优贤一直这么觉得。没想到在大学却意外相遇了,第一次在班级名册上看到金明洙的名字时,南优贤只觉得意外,没记错的话金明洙比他高了有整整三十分,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学校。想去问问,碍于两人连话都没说过几句的关系,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新生进校的一切琐事都整理好之后已经是五天后的事了。宿舍是双人间,环境条件都算不错,南优贤倒是挺满意。只是那个室友……名字叫李成烈的人,身高腿长,圆溜的鹿眼,精致的脸庞,笑起来感染力极强。第一次在宿舍见到的时候南优贤眯着眼睛暗暗腹诽,啧…比我长得还好看。

“你好,我叫李成烈。”一米八几咧开嘴笑着,粉红色牙龈格外可爱。
“南优贤。”简单的三个字,微微笑了下,
“优贤你多大?我91年8月的。”
“我2月,比你大。”南优贤心里偷乐,长得帅也要叫我哥。
“优贤哥,以后我们就是室友了,多多关照。”李成烈彬彬有礼,南优贤盘算着,应该是个长得帅也优秀的人吧。
“嗯,多多关照。”

汽水【鲑鱼】






Ch.1


        “嘭——”玻璃瓶内的液体随着瓶盖的打开发出一声闷响。南优贤仰起头猛灌两口,运动结束后尚未恢复的急促呼吸使得胸口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起伏。
       

“咕咚 咕咚…… ”漂亮的喉结来回滚动,眼前的人身着黑色背心,左手举着汽水瓶右手轻轻叉在腰际。像是刚洗过澡没来得及擦干一样的汗浸透了单薄的背心,将视线缓缓上移,从脸至脖子,锁骨,以及裸露在燥热空气中的肩膀和手臂,此刻因为汗湿的水光,显得极为性感。

      “咕咚”金圣圭咽了咽口水,幽幽地开口
“南优贤,不是告诉你刚运动完别喝汽水么”
语气中却听不出几分责怪。听到这话的南优贤嘴巴满满含着一口汽水,冒着下一秒这些液体就会从他嘴里喷涌而出的风险,将嘴角嘟了嘟圆,用手指着,表示已经要喝进肚子里东西,现在阻止也晚了。金圣圭不说话,眼底闪过一秒不易察觉的狡黠,食指轻轻将对方下巴挑起几分,偏过头凑了自己的唇上去,把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液体全数吸入自己嘴里,又不等眼前的人反应,伸了舌过去,一阵翻搅。终于尝够了那人口中的味道,才不舍的离开。


“呀,干嘛抢我汽水喝”
南优贤被吻的迷离,红着脸说出的话没有半点威慑力。
“你嘴里的好喝”
“……不正经”
金圣圭觉得眼前的人每次害羞时的反应总是过份可爱。
“时间差不多了,该回去上课了,走吧。”一手插在裤兜一手揽着南优贤的肩膀往前走去。四月的午后,温度中刚有了几分湿热,不过丝毫掩盖不住满眼绿色散出的清凉。暖风拂过的地方,好像还嗅到了空气中有什么香甜。
 

       南优贤最近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说是因为大三课业繁忙,嗯,是他自己这样说而已。和南优贤同系同级同班的金明洙李成烈,并非不学无术之人,爱玩儿了些,但也还不到要为学分担心的程度。四个人的公寓里,最近偏偏少了平常话最多的那个,气氛自然是很难维持在零度以上了的。
“圣圭哥——”金明洙窝在沙发上边摆弄手里的相机边喊着。
“嗯?”
“优贤哥最近怎么总住宿舍不回家?你们怎么了吗?”问话的人声音中的小心翼翼任谁都听得出来。
“他最近说是课多,要交的作业多怕忙不过来,留在学校好专心一些。”金圣圭一字一句平稳的说着,听不出来什么情绪。
 

       夜晚,小小的公寓里亮着暖黄色的灯,金圣圭站在阳台手臂撑在不太宽的水泥面上向楼下望着,双肩微微耸起。八点多,楼下熙熙攘攘,尽是行色匆匆的人,小商小贩还在辛苦的工作中,旁边水果摊的大叔正忙着和一位买水果的年轻姑娘讨价还价。对面一棵柳树下什么时候卧了一只灰色的猫,乖巧的眯着眼睛蜷着,连尾巴也紧紧收在前爪下。大概是只流浪猫吧。金圣圭看着看着,没来由的叹了口气,像是舍不得这美景一般,又好像掺杂着什么说不出口的情绪。转过身靠在阳台边上,拿起手机拨通电话。


“喂,优贤呐,在干什么”
“哥,我刚写完一份明天要交的实验报告。”特地强调的意味很是明显。
“今晚回来吧。”
“……不了,明天早上早课,怕来不及。”
“回来吧,我想你了。”
想你了,金圣圭说他想自己了。南优贤沉默了片刻,
“好,一会儿就回来。”


我想你,这样说出口便更加想你。

匆忙的时间和杂乱的心绪下写出来的文字果然是难以入眼的。

凌晨三点二十五分,仍然失眠,没记错的话明天答辩。唉。

睡吧,每件事都要做的,要一件一件的做完。

拥抱你

        中午十二点三十三分,尽管才五月,正午的阳

光已经有些刺眼。
       

        南优贤皱着眉心,并不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有

些烦躁的随意滑动着,最近没有什么行程,离回归

也还有一些日子,就以“专心写歌”为由把自己关在家

里。拿过手机习惯性的解锁,又出神看了半天,点

开电话短信和平常惯用的聊天软件,没有未读消

息,嘲讽似的牵了牵嘴角,心想着到底有什么可期

待的,每次吵架不都是自己对那人主动示好么,早

就习惯了,可心还是不由得抽痛了一下。继续低头

摆弄着琴键,没整理过的头发一缕缕顺着头顶垂下

来,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三月
        
       一个多月前金圣圭录制Cinderella的时候受伤

了,游戏环节几位mc和嘉宾都放开了在玩,谁也没

注意,不留意就从说高不高说低不低的单杠上直直

摔了下去。当时金圣圭觉得除了摔倒的疼痛以外没

什么异样,也不想让饭和公司担心,就用一个简单

的笑容轻描淡写带过去了,但是后来几天摔到的地

方一直隐隐作痛,金圣圭也没当回事,这些年来拼

命的唱歌跳舞,往常练习的时候大大小小的皮肉伤

受了不少,自己也不是玻璃人偶一碰就碎。不料又

过了几天还在练习室和大家一起练舞的时候胸前突

然传来剧烈的疼痛,随着嘴里发出“嘶”的一声半蹲了

下来,南优贤几乎是在金圣圭双手被迫撑地的同时

箭步冲过去扶住了他即将要倒在地上的身子。成员

们都吓到了,迅速围过来递上毛巾和水瓶,额头早

已布满密密麻麻的汗珠的金圣圭忍着疼痛开口:“前

几天录节目不小心摔了,没想到这么严重”,金明洙

捧着水瓶递上去:“先喝口水吧”。喝了口水顿了顿金

圣圭又开口道:“没什么大事,无非就是伤筋动骨,

你们别担心,继续练习,巨男哥陪我去医院就

行。”旁边的经纪人收到这样的指示后立马扶起人就

往出走,南优贤扔下毛巾抓起外套喊着:“我和哥一

起去”,金圣圭眉头因为疼痛一直没有松开,本想阻

止南优贤跟来,无奈当下说句话都会牵动伤口,停

了停脚步微微侧头说了句:“嗯。”

        检查完之后,三个人盯着医生手里的X光片看了

几眼。转头看着医生在诊断结果那里熟练的写下“肋

骨骨折”后从身后满满一柜台药箱中拿了些止痛药,

叮嘱着:“没什么大事,伤筋动骨只能慢慢养,最近

一段时间不能剧烈运动,不能大幅度跳跃不能快

跑,当然更不能跳舞。”南优贤倒抽一口凉气,回想

着最近几天一起的时候根本没看出来金圣圭受伤

了,甚至那人连一个疼字都没说过,是多不想依赖

自己。这样想着不由得一阵难过,大概金圣圭根本

就没有那么需要他吧,在他眼里自己和其他人并没

有实质性的区别,即使两个人以恋人的身份在一起

这么多年了。正专心想着这些事的南优贤散涣的眼

神全部被金圣圭看在眼里,知道这小子大概又在气

自己受伤没告诉他了,惩罚似的抬起手用力在南优

贤头顶揉了一把,脸上却笑的真心实意:“发什么

呆,医生都说没事了,走吧该回去了。”说罢便自顾

自的走了。“哦,知道了。”回过神的南优贤不满的嘟

了嘟嘴,跟在后面上了车。回去的路上金圣圭眯着

眼假寐,打了止痛针仍有些许痛意让他不由得轻轻

皱着眉,南优贤时不时的朝金圣圭的方向瞥一眼,

本就嫩白的皮肤因为疼痛此时看起来苍白无力,短

短的八字眉轻轻拧在眉心,好看的薄唇有意无意的

紧抿着。犹豫了半天还是开口了:“哥你前几天就疼

为什么不跟我说,为什么自己一个人忍着。”听出来

问话的人语气中的担心和不满,到嘴边的“因为不想

让你担心”被金圣圭说出口就成了:“我想着没事的,

没想到会骨折,没必要让大家费心。”金圣圭不是不

知道南优贤的心思,从他们在一起以来这份小心翼

翼的感情并不顺风顺水,毕竟是两个大男人,又做

着贩卖梦想的职业,注定这份感情只能这么小心地

护着。金圣圭觉得自己没办法承诺南优贤什么,也

觉得没有那个必要,他从来不是把喜欢和爱挂在嘴

边的人。而南优贤和他不一样,南优贤敏感,感

性,对自己的喜欢会全然表现出来,但自尊心又极

强。每次两个人闹的不愉快的时候金圣圭总会想着

他和南优贤的点点滴滴,想着自己为了这个人一次

又一次破了自己的原则,一步又一步向他靠近,却

是从来没有后悔过。“哥这么不想和我说话那就算了

吧,你先回家休息,我回公司了。”南优贤显然是不

满意金圣圭刚才的回答,淡淡抛下这句话就下了

车,不一会儿金圣圭就收到一条短信「哥受伤了好

好休养吧,最近我没什么行程就在家写歌了,我们

暂时不要见面了。」眉头皱的更深了,果然是又生

气了,不禁“唉”了一声,随他去吧,又闹小孩子脾

气。“巨男哥,送我回家吧。”“嗯,你最近就好好休

息吧,回归恐怕是要推迟了,不过也别太担心,本

来最近浩沅和明洙也都忙着拍戏,推迟一下大家都

轻松一些。”经纪人朝后视镜看了一眼,微笑着说

道。“嗯,谢谢哥”

        四月

        所以金圣圭就真的给自己放了个假,回了趟全

州老家,和家人待了几天之后拎着妈妈给自己准备

的食物和补品回来了,回家第一件事就想着赶快把

这些东西放进去,一打开冰箱门就看到一盒包装完

好的草莓,想了想应该是吵架前几天南优贤来的时

候买来放进去的,最近也不在家冰箱都没打开过,

苦涩的笑了笑,不知道那小子在干嘛,好些日子没

见了,还真能赌气。拨了拨有些长了的前发,掏出

手机按下一串熟悉的数字,响了好久对方才接起电

话“喂,哥。”“嗯,我刚从全州回来,我妈做了好多

吃的,你过来拿一些吧。”感觉到电话那头的犹豫,

金圣圭也不急着说话,等着南优贤的回答,“嗯,那

我一会儿过来。”挂了电话的金圣圭嘴角不自觉上

扬。南优贤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知道他有钥匙金

圣圭就在沙发上坐着睡着了,南优贤一进门看到金

圣圭怀里抱着一只抱枕身上披着一条薄毯盘腿坐在

沙发上就睡着的样子皱了皱眉,轻手轻脚走过去想

把人叫醒让他回屋去睡,走近蹲下来又舍不得开

口,从下而上看着眼前的人,嘴巴半张着,八字眉

委屈的耷拉着,眼睛眯成一条缝,像极了一只熟睡

的小狐狸。这么想着的南优贤没忍住“噗嗤”笑出了

声,金圣圭本来就是等累了睡过去的,一下被惊

醒,看清眼前的人才迷迷糊糊开口:“来了啊,怎么

这么慢。”语气像是有意无意的撒娇一样。金圣圭睁

开眼的同时南优贤立刻站起身来,面无表情:“有点

事耽搁了,东西在哪,我拿了就走,不打扰哥休息

了。”金圣圭听着南优贤的语气,不作声的走到冰箱

前拿出准备好的袋子走过来递给了南优贤,南优贤

伸手拿了袋子真的就扭头朝门口走去,刚走一步就

被使劲儿一拉,转身落入一个怀抱。金圣圭把身体

的重量全都托在南优贤身上,南优贤轻轻挣扎了两

下耳边就传来浓重的鼻音:“别动,让我抱会儿,都

十几天没看到你了。”说话的人语气委屈极了,南优

贤鼻子一酸,伸出手圈住抱着自己的人:“金圣圭,

你是说想我了吗。” “嗯” 闭着眼睛贪婪的吸着怀里人

的味道:“别回去了,今晚留下来陪我。”南优贤不出

声,就这么任由金圣圭抱着,两个人抱了十来分钟

金圣圭才松了手,“小子,别闹脾气了好不好。”伸出

手想捏一捏眼前人的脸颊,却被南优贤躲开了,金

圣圭举在半空中的手尴尬的停在那里。南优贤脸上

笑意全无,“金圣圭,我不是小孩子了,我没有在闹

脾气。”“没大没小,哥都不叫了,还说自己没闹脾

气,那为什么生气,不就因为我受伤没告诉你

吗。”金圣圭真的生气了,南优贤怎么就因为这事没

完没了了。“那哥受伤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瞒着

我,宁可自己一个人疼着也不依赖我一下,我就这

么不被哥需要吗?那在哥眼里我是不是和其他人也

并没有什么区别”南优贤说着说着,眼眶泛起了红,

不想被金圣圭看到自己快要哭了的样子,清了清嗓

子低着头说:“我们还是冷静一下吧”就拿起东西三步

两步走出了金圣圭家。金圣圭没想到南优贤会有这

么大的情绪,愣在那里看着南优贤走了,所以那句

没说出口的“其实就是不想让你为我担心”南优贤自然

没听到。

 
       怎样的缘由认识了你,怎样的缘由向你靠近,一

开始爱情的悄然而至并没有留给我们过多思考的时

间,所以每次离开时才会如此慌乱不堪。

         五月

         自从上次不欢而散之后两个人再没有过多交

流,偶尔行程上的碰面也很自然的保持着距离,镜

头前依然甜腻的互动,一切都看起来再平常不过,

可分明有什么不一样了。南优贤有意的回避着金圣

圭,而金圣圭似乎也不打算去问什么,没行程的时

候就一个人在家照常吃饭睡觉偶尔上上网,没事的

时候想一些事,嗯,在看不见南优贤的时候,认真

的思考着南优贤上次说的话。那句“我不是小孩子

了”金圣圭想了很久,轻叹一声打开手机看着和南优

贤发过的短信,看着那些油腻的话语,不自觉的弯

起了眼睛,放下手机轻轻揉了揉眉心,看来这小子

这次是真的不打算原谅自己了……想发短信,白皙

的手指在屏幕上来来回回的打了字又删掉,最后还

是没发出去。随手打开ins看到几个小时前的动态

「因为天气好,氛围好,适合外出」配图里是已经

吃掉一半的蛋糕,图上的人穿着蓝色的衣服戴着蓝

色的帽子,看着tag里“不是渔夫帽”的文字笑了出

来,手指划了几下飞快的打出一条评论「在干

嘛--」等了几分钟没等到回复直接电话打了过

去:“喂,问你在干嘛呢。”金圣圭佯装怒气。“没干

嘛啊,在家写歌。”听不出对方的语气,金圣圭还是

不紧不慢的开口“那我一会儿去找你。”不等对方回答

就挂了电话,金圣圭从沙发上坐起来穿外套,换

鞋,锁门,动作一气呵成。南优贤挂了电话半天没

想明白金圣圭想干嘛,不一会儿急促的门铃声响

起,设想了好多场景一会儿应该怎么样面对金圣圭

全都忘的一干二净。金圣圭进门以后也不说话,自

顾自的坐在沙发上,几分钟后还是南优贤忍不住

了:“哥来干嘛,来了怎么又不说话。”眼睛却不敢看

金圣圭。金圣圭平静的开口:“想你了,所以来看

你。”南优贤没想到金圣圭会主动说出想他这话,在

一起这么多年,从来没对自己说过想他,喜欢他,

爱他这些话。一时间不知道回答什么,站在那里不

动,眼神里的慌乱却是被金圣圭尽收眼底。金圣圭

突然站起来走过去,和上次一样,伸手一拉,把人

拉进了怀里:“我说我想你了,南优贤。”感觉到怀里

人的僵硬,接着说道,“我受伤不告诉你是怕你担

心,怎么会是不需要你,真傻。”南优贤这才听明白

了,闷闷的开口:“你在跟我道歉吗金圣圭。”

“……怎么又不叫哥了”

“是跟我道歉吗”

“嗯,对不起”

“以后有什么不要一个人憋着,告诉我”

“嗯,跟你一起分担”

“我也不该跟哥发脾气的,我错了”

“嗯,以后别这样了”

“哥今天为什么来我家”

“想你”

没有再说下去,两个人就这么安静的抱着对方,享

受着彼此的温度和味道。

        想你,想要见到你,想要拥抱你,想在你身旁

入睡。金圣圭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一句“想你”就已

经包含了所有。看啊,明明是两个如此不同的人,

能够为了爱情彼此妥协,能够这样相拥着,就很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