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才是小饼干

匆忙的时间和杂乱的心绪下写出来的文字果然是难以入眼的。

凌晨三点二十五分,仍然失眠,没记错的话明天答辩。唉。

睡吧,每件事都要做的,要一件一件的做完。

拥抱你

        中午十二点三十三分,尽管才五月,正午的阳

光已经有些刺眼。
       

        南优贤皱着眉心,并不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有

些烦躁的随意滑动着,最近没有什么行程,离回归

也还有一些日子,就以“专心写歌”为由把自己关在家

里。拿过手机习惯性的解锁,又出神看了半天,点

开电话短信和平常惯用的聊天软件,没有未读消

息,嘲讽似的牵了牵嘴角,心想着到底有什么可期

待的,每次吵架不都是自己对那人主动示好么,早

就习惯了,可心还是不由得抽痛了一下。继续低头

摆弄着琴键,没整理过的头发一缕缕顺着头顶垂下

来,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三月
        
       一个多月前金圣圭录制Cinderella的时候受伤

了,游戏环节几位mc和嘉宾都放开了在玩,谁也没

注意,不留意就从说高不高说低不低的单杠上直直

摔了下去。当时金圣圭觉得除了摔倒的疼痛以外没

什么异样,也不想让饭和公司担心,就用一个简单

的笑容轻描淡写带过去了,但是后来几天摔到的地

方一直隐隐作痛,金圣圭也没当回事,这些年来拼

命的唱歌跳舞,往常练习的时候大大小小的皮肉伤

受了不少,自己也不是玻璃人偶一碰就碎。不料又

过了几天还在练习室和大家一起练舞的时候胸前突

然传来剧烈的疼痛,随着嘴里发出“嘶”的一声半蹲了

下来,南优贤几乎是在金圣圭双手被迫撑地的同时

箭步冲过去扶住了他即将要倒在地上的身子。成员

们都吓到了,迅速围过来递上毛巾和水瓶,额头早

已布满密密麻麻的汗珠的金圣圭忍着疼痛开口:“前

几天录节目不小心摔了,没想到这么严重”,金明洙

捧着水瓶递上去:“先喝口水吧”。喝了口水顿了顿金

圣圭又开口道:“没什么大事,无非就是伤筋动骨,

你们别担心,继续练习,巨男哥陪我去医院就

行。”旁边的经纪人收到这样的指示后立马扶起人就

往出走,南优贤扔下毛巾抓起外套喊着:“我和哥一

起去”,金圣圭眉头因为疼痛一直没有松开,本想阻

止南优贤跟来,无奈当下说句话都会牵动伤口,停

了停脚步微微侧头说了句:“嗯。”

        检查完之后,三个人盯着医生手里的X光片看了

几眼。转头看着医生在诊断结果那里熟练的写下“肋

骨骨折”后从身后满满一柜台药箱中拿了些止痛药,

叮嘱着:“没什么大事,伤筋动骨只能慢慢养,最近

一段时间不能剧烈运动,不能大幅度跳跃不能快

跑,当然更不能跳舞。”南优贤倒抽一口凉气,回想

着最近几天一起的时候根本没看出来金圣圭受伤

了,甚至那人连一个疼字都没说过,是多不想依赖

自己。这样想着不由得一阵难过,大概金圣圭根本

就没有那么需要他吧,在他眼里自己和其他人并没

有实质性的区别,即使两个人以恋人的身份在一起

这么多年了。正专心想着这些事的南优贤散涣的眼

神全部被金圣圭看在眼里,知道这小子大概又在气

自己受伤没告诉他了,惩罚似的抬起手用力在南优

贤头顶揉了一把,脸上却笑的真心实意:“发什么

呆,医生都说没事了,走吧该回去了。”说罢便自顾

自的走了。“哦,知道了。”回过神的南优贤不满的嘟

了嘟嘴,跟在后面上了车。回去的路上金圣圭眯着

眼假寐,打了止痛针仍有些许痛意让他不由得轻轻

皱着眉,南优贤时不时的朝金圣圭的方向瞥一眼,

本就嫩白的皮肤因为疼痛此时看起来苍白无力,短

短的八字眉轻轻拧在眉心,好看的薄唇有意无意的

紧抿着。犹豫了半天还是开口了:“哥你前几天就疼

为什么不跟我说,为什么自己一个人忍着。”听出来

问话的人语气中的担心和不满,到嘴边的“因为不想

让你担心”被金圣圭说出口就成了:“我想着没事的,

没想到会骨折,没必要让大家费心。”金圣圭不是不

知道南优贤的心思,从他们在一起以来这份小心翼

翼的感情并不顺风顺水,毕竟是两个大男人,又做

着贩卖梦想的职业,注定这份感情只能这么小心地

护着。金圣圭觉得自己没办法承诺南优贤什么,也

觉得没有那个必要,他从来不是把喜欢和爱挂在嘴

边的人。而南优贤和他不一样,南优贤敏感,感

性,对自己的喜欢会全然表现出来,但自尊心又极

强。每次两个人闹的不愉快的时候金圣圭总会想着

他和南优贤的点点滴滴,想着自己为了这个人一次

又一次破了自己的原则,一步又一步向他靠近,却

是从来没有后悔过。“哥这么不想和我说话那就算了

吧,你先回家休息,我回公司了。”南优贤显然是不

满意金圣圭刚才的回答,淡淡抛下这句话就下了

车,不一会儿金圣圭就收到一条短信「哥受伤了好

好休养吧,最近我没什么行程就在家写歌了,我们

暂时不要见面了。」眉头皱的更深了,果然是又生

气了,不禁“唉”了一声,随他去吧,又闹小孩子脾

气。“巨男哥,送我回家吧。”“嗯,你最近就好好休

息吧,回归恐怕是要推迟了,不过也别太担心,本

来最近浩沅和明洙也都忙着拍戏,推迟一下大家都

轻松一些。”经纪人朝后视镜看了一眼,微笑着说

道。“嗯,谢谢哥”

        四月

        所以金圣圭就真的给自己放了个假,回了趟全

州老家,和家人待了几天之后拎着妈妈给自己准备

的食物和补品回来了,回家第一件事就想着赶快把

这些东西放进去,一打开冰箱门就看到一盒包装完

好的草莓,想了想应该是吵架前几天南优贤来的时

候买来放进去的,最近也不在家冰箱都没打开过,

苦涩的笑了笑,不知道那小子在干嘛,好些日子没

见了,还真能赌气。拨了拨有些长了的前发,掏出

手机按下一串熟悉的数字,响了好久对方才接起电

话“喂,哥。”“嗯,我刚从全州回来,我妈做了好多

吃的,你过来拿一些吧。”感觉到电话那头的犹豫,

金圣圭也不急着说话,等着南优贤的回答,“嗯,那

我一会儿过来。”挂了电话的金圣圭嘴角不自觉上

扬。南优贤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知道他有钥匙金

圣圭就在沙发上坐着睡着了,南优贤一进门看到金

圣圭怀里抱着一只抱枕身上披着一条薄毯盘腿坐在

沙发上就睡着的样子皱了皱眉,轻手轻脚走过去想

把人叫醒让他回屋去睡,走近蹲下来又舍不得开

口,从下而上看着眼前的人,嘴巴半张着,八字眉

委屈的耷拉着,眼睛眯成一条缝,像极了一只熟睡

的小狐狸。这么想着的南优贤没忍住“噗嗤”笑出了

声,金圣圭本来就是等累了睡过去的,一下被惊

醒,看清眼前的人才迷迷糊糊开口:“来了啊,怎么

这么慢。”语气像是有意无意的撒娇一样。金圣圭睁

开眼的同时南优贤立刻站起身来,面无表情:“有点

事耽搁了,东西在哪,我拿了就走,不打扰哥休息

了。”金圣圭听着南优贤的语气,不作声的走到冰箱

前拿出准备好的袋子走过来递给了南优贤,南优贤

伸手拿了袋子真的就扭头朝门口走去,刚走一步就

被使劲儿一拉,转身落入一个怀抱。金圣圭把身体

的重量全都托在南优贤身上,南优贤轻轻挣扎了两

下耳边就传来浓重的鼻音:“别动,让我抱会儿,都

十几天没看到你了。”说话的人语气委屈极了,南优

贤鼻子一酸,伸出手圈住抱着自己的人:“金圣圭,

你是说想我了吗。” “嗯” 闭着眼睛贪婪的吸着怀里人

的味道:“别回去了,今晚留下来陪我。”南优贤不出

声,就这么任由金圣圭抱着,两个人抱了十来分钟

金圣圭才松了手,“小子,别闹脾气了好不好。”伸出

手想捏一捏眼前人的脸颊,却被南优贤躲开了,金

圣圭举在半空中的手尴尬的停在那里。南优贤脸上

笑意全无,“金圣圭,我不是小孩子了,我没有在闹

脾气。”“没大没小,哥都不叫了,还说自己没闹脾

气,那为什么生气,不就因为我受伤没告诉你

吗。”金圣圭真的生气了,南优贤怎么就因为这事没

完没了了。“那哥受伤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瞒着

我,宁可自己一个人疼着也不依赖我一下,我就这

么不被哥需要吗?那在哥眼里我是不是和其他人也

并没有什么区别”南优贤说着说着,眼眶泛起了红,

不想被金圣圭看到自己快要哭了的样子,清了清嗓

子低着头说:“我们还是冷静一下吧”就拿起东西三步

两步走出了金圣圭家。金圣圭没想到南优贤会有这

么大的情绪,愣在那里看着南优贤走了,所以那句

没说出口的“其实就是不想让你为我担心”南优贤自然

没听到。

 
       怎样的缘由认识了你,怎样的缘由向你靠近,一

开始爱情的悄然而至并没有留给我们过多思考的时

间,所以每次离开时才会如此慌乱不堪。

         五月

         自从上次不欢而散之后两个人再没有过多交

流,偶尔行程上的碰面也很自然的保持着距离,镜

头前依然甜腻的互动,一切都看起来再平常不过,

可分明有什么不一样了。南优贤有意的回避着金圣

圭,而金圣圭似乎也不打算去问什么,没行程的时

候就一个人在家照常吃饭睡觉偶尔上上网,没事的

时候想一些事,嗯,在看不见南优贤的时候,认真

的思考着南优贤上次说的话。那句“我不是小孩子

了”金圣圭想了很久,轻叹一声打开手机看着和南优

贤发过的短信,看着那些油腻的话语,不自觉的弯

起了眼睛,放下手机轻轻揉了揉眉心,看来这小子

这次是真的不打算原谅自己了……想发短信,白皙

的手指在屏幕上来来回回的打了字又删掉,最后还

是没发出去。随手打开ins看到几个小时前的动态

「因为天气好,氛围好,适合外出」配图里是已经

吃掉一半的蛋糕,图上的人穿着蓝色的衣服戴着蓝

色的帽子,看着tag里“不是渔夫帽”的文字笑了出

来,手指划了几下飞快的打出一条评论「在干

嘛--」等了几分钟没等到回复直接电话打了过

去:“喂,问你在干嘛呢。”金圣圭佯装怒气。“没干

嘛啊,在家写歌。”听不出对方的语气,金圣圭还是

不紧不慢的开口“那我一会儿去找你。”不等对方回答

就挂了电话,金圣圭从沙发上坐起来穿外套,换

鞋,锁门,动作一气呵成。南优贤挂了电话半天没

想明白金圣圭想干嘛,不一会儿急促的门铃声响

起,设想了好多场景一会儿应该怎么样面对金圣圭

全都忘的一干二净。金圣圭进门以后也不说话,自

顾自的坐在沙发上,几分钟后还是南优贤忍不住

了:“哥来干嘛,来了怎么又不说话。”眼睛却不敢看

金圣圭。金圣圭平静的开口:“想你了,所以来看

你。”南优贤没想到金圣圭会主动说出想他这话,在

一起这么多年,从来没对自己说过想他,喜欢他,

爱他这些话。一时间不知道回答什么,站在那里不

动,眼神里的慌乱却是被金圣圭尽收眼底。金圣圭

突然站起来走过去,和上次一样,伸手一拉,把人

拉进了怀里:“我说我想你了,南优贤。”感觉到怀里

人的僵硬,接着说道,“我受伤不告诉你是怕你担

心,怎么会是不需要你,真傻。”南优贤这才听明白

了,闷闷的开口:“你在跟我道歉吗金圣圭。”

“……怎么又不叫哥了”

“是跟我道歉吗”

“嗯,对不起”

“以后有什么不要一个人憋着,告诉我”

“嗯,跟你一起分担”

“我也不该跟哥发脾气的,我错了”

“嗯,以后别这样了”

“哥今天为什么来我家”

“想你”

没有再说下去,两个人就这么安静的抱着对方,享

受着彼此的温度和味道。

        想你,想要见到你,想要拥抱你,想在你身旁

入睡。金圣圭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一句“想你”就已

经包含了所有。看啊,明明是两个如此不同的人,

能够为了爱情彼此妥协,能够这样相拥着,就很

好。